特黄大片做受

特黄大片做受

不知砒霜生于南岳之山,钟南方之火毒,又经火气,则其气大热,毒而加热,则酷烈之极,安得不杀人耶。然必久服而始奏效者,以调胃之药,宜和缓而不宜急遽也。

一剂热解,二剂寒冷俱不畏矣,三剂全愈。火衰而勉强入房,则泄精必多,火随水散,热变为寒矣。

 所以治传尸之病,不必同于治自传之症也。凡人中气充足,则暑邪不能相犯,暑气之侵,皆气虚招之也。

即无外邪,而柴胡以舒肝气,桂枝以暖脾胃之土,正有利益,又何损哉?此方用生甘草以解毒,用茯苓以利水,蚯蚓者,最善消肿,黄柏祛火,葱能发散,同群共济,引毒直走膀胱,从阴器而出,毒出而肿自化矣。

此方补脾胃之土,即所以补其火也。不知大肠过燥,则火烁其水而阴绝,过滑则水制其火而阴亦绝也。

十剂瘕消半,再服十剂全消。消渴之病,大渴恣饮,一饮数十碗,始觉胃中少快,否则胸中嘈杂如虫上钻,易于饥饿,得食渴减,不食渴尤甚,人以为中消之病也,谁知是胃消之病乎。

Leave a Reply